第一千三百七十六回 运功驱毒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7115 次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回 运功驱毒沧狼行最新章节

徐林宗的剑眉一挑,背上的太极剑脱鞘而出,带着龙吟虎啸之声,穿过青色的气墙,直取云涯子而去,那锋冷的剑尖,在穿越了气墙之后,一下子化出万道剑芒,把云涯子的周身上下三十六处要穴,都笼罩在一片剑芒之中。

云涯子哈哈一笑,周身突然黑气大作,很快,就如同乌贼一样,把自己的整个身形,都掩盖在了浓厚的黑雾之中,即使是远离他十丈之外的四大高手,也能感觉到那股子深深的邪恶与阴冷。 沐兰湘本能地想要提剑而上,柳生雄霸却是一挥手,挡在了她的身前,沉声道:“不急,先让徐林宗和林瑶仙试一下这妖贼的真本事,再作打算。 ”沐兰湘的嘴角勾了勾:“可是,可是现在这妖贼又开始发功了,我们四人要是不联手而上,只怕不能伤得了他啊。

”柳生雄霸摇了摇头:“徐林宗和林瑶仙也是有所保留,并没有一下就全力出手,这一回合只是试探,要看看是不是真的能伤得了这妖贼,要是有机会,那我们四人就并力而上,要是他真的是金刚不坏之身,那我们也只能与之慢慢周旋,等着沧行复元了。 ”李沧行的声音轻轻地响起:“柳生,谢谢你,在这个时候,你还是不遗余力地帮我,让我感动。 ”沐兰湘心中一动,连忙转过了身来,又惊又喜地看着李沧行,脸上掩饰不住的激动之情:“大师兄,你。

你没事了吗?”李沧行仍然双目紧闭,头上的雾气比起刚才。 已经浓了许多,他的那个伤口处。

已经结成了厚厚的黑冰,可是随着李沧行周身真气的运转,黑冰已经渐渐地停止了向别的方向的扩散,只是凝固于那伤患之处,而伤口处隐隐可以看到渗出的血液,仍然是黑如墨汁,刚一渗出,就凝固成了黑冰,郁结在了伤处。

沐兰湘心中大惊。

再一看李沧行的脸上,那英气逼人,棱角分明的脸,已经变得煞白一片,可是嘴唇却是深度发紫发黑,显然是中毒极深的样子。 沐兰湘一下子又是泪光闪闪,一下子就坐到了李沧行的身后,把七星剑往下一插,双掌平推。

想要为李沧行推血过宫,运气治疗。

李沧行轻轻地摇了摇头:“师妹,不要这样,没用的。

这个毒,这个毒很厉害,但是我能治。 你若是强行以外力驱毒,非但救不了我。

只会害了你,也会害了我。

”沐兰湘一下子收住了掌中的天蓝色纯阳无极真气。 疑道:“这,这又是怎么回事?”李沧行幽幽地叹了口气,头上的白雾越来越浓,而伤处的黑冰,也开始慢慢地融化,流出又黑又腥,如同墨汁般的一些毒血来,他回道:“我体内有龙血,这真龙之血,是对世间一切毒物最好的控制,除非是我死了,不然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总能以这龙血来驱毒,只是,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才行。

”沐兰湘眨了眨眼睛,仍然有一丝疑云未去:“真的,真的可以自行驱毒?”李沧行点了点头:“不错,我在那长沙王墓里,也曾经被英布的终极魔气所伤,当时是彩凤不顾一切地为我挡住了这个魔头,让我有时间可以逼出毒血,这次也是一样。

师妹,你有身孕,千万不要勉强,帮我护法即可。 ”柳生雄霸的眉头一皱:“沧行,这个云涯子当真是金刚不坏之体,无视人间的武器攻击吗?是不是只有靠了你的这个真龙之血,才能伤到他?你打那个什么英布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李沧行摇了摇头,一边运气,一边回道:“我的真龙之血,可以直接伤到幽灵和鬼物,在长沙王墓里,那个毛王妃是个千年女鬼,并无形体,但也可以给我直接伤到,至于那英布,是占了长沙王吴芮的尸体,不过他的终极魔功很厉害,比严世藩和黑袍时的云涯子都要强。

但我和彩凤都能伤到他,就是彩凤,也不是说所有的攻击,都会被他所化解,让他可以无视。

”柳生雄霸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刚才这云涯子,应该也是故意恐吓我们,他大概是有什么可以对付两仪剑法的秘招,却装着可以刀枪不入。 沧行,如果那屈彩凤也能伤得了英布,那我们就没有理由伤不了这个云涯子。 ”李沧行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不过你们还是当心,我有龙血,可能给他能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这家伙宁可假扮彩凤,也要出手偷袭我,要是他真的有把握胜我,早在地下对付楚天舒的时候,就会害我了,哪会等到现在?”柳生雄霸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开来,甚至脸上勾起一丝微笑:“原来如此,这云涯子也真是个胆小懦夫,不到万万把握之时,绝不出手。 象他这样,连武人的基本血性都没有,就算武功再高,又有何用?”李沧行的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摇了摇头:“柳生,你万万不可以小看了这个云涯子,他确实品性卑劣,下流无耻,但是他的武功和幻术,却是非常的厉害,现在徐林宗和林瑶仙两大高手合战他,都无法取得优势,你这把妖刀虽然可以斩杀鬼怪,但是与之对敌,万万要当心。

”“楚天舒的武功盖世,并不比我稍差多少,可是却中了这妖贼的暗算,被他激怒,看到了幻相,从而变得癫狂,不分敌我地乱砍乱杀,最后脱力而亡,我知道你的天香神取霸刀流,也走的是这种刀随意转,霸道威猛的路子,一定要当心,千万不要上了这个妖贼的当,被它所控制了。

”柳生雄霸点了点头:“沧行,我记住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在地底对付你和楚天舒的宗主,真的是云涯子吗?你确信就是他?”李沧行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话,久久,才轻叹了一口气:“我想,应该是他了,从头到尾,云涯子是宗主这件事,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无论从武功,妖法,易容这些来说,都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了。

”。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