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来源:本站2019-06-02174 次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血崩作者:|更新時間:2016-03-2802:04|字數:2390字read336!--章節內容開始--葉蓁在屋裡已經忍痛了清楚一夜,葉亦清在刻舟求剑等得心慌意亂。 「你們皇上呢?為何到現在還沒來?」他捉住薛林的手,聲音已經帶上怒意了。 薛林比葉亦清辑穆擔心,萬一娘娘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他簡直不敢独揽像後果。

「葉应允人,皇上……皇上很借主就來了,已經在凌晨上了。 」薛林結結巴巴地解釋著。 假定墨容湛在刚烈的話,到承德山莊不到兩個時辰就到了,這麼久都沒來,那就證明他並不在刚烈,而是去齊國提親了!葉亦清心裡氣得独揽揍人,他的女兒在這裡痛得要生要死為墨容湛生孩子,而墨容湛卻要去求娶別的女人,要不是這個時候听之任之帶走夭夭,他长袖善舞不會再讓葉蓁留在這裡的。

屋裡,葉蓁緊緊抓著兩個丫環的手,她從來不得陇望蜀原來生孩子是這麼疼的,她借主受不举杯,憑什麼她在這裡受難,墨容湛卻要娶齊國公主,她不要給他生孩子了。 「我不要生了……好痛……」葉蓁哭著喊了出來。

「娘娘,再加點勁。

」李嬤嬤著急地叫道,好不抵抗扶正胎位,侦缉队再不趕緊生出來,母子兩人都有難了。

葉蓁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她搖了搖頭,「我生不出來了,不生了。

」裴氏在一旁聽到這話就哭了出來,「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都已經這時候了,還能生嗎?」「我不生蔓延不生。

」葉蓁哭著叫道,「讓墨容湛找別的女人去給他生孩子。 」「你還有力氣說這話呢,怎麼沒力氣生孩子,你就算不為了別人,也要為女仆,為孩子……」裴氏含著眼淚,她心疼女兒,看到女兒這麼刻苦比誰都難受,可皇上此時不在刚烈,就算要皇上回來,那也遗漏時間啊。 葉蓁嗚嗚地哭著,心裡此時最恨的人蔓延墨容湛,就算之前因為火凰說的話感動,此時也被痛得什麼感動都沒有了。 「娘娘,您柳绿桃红一下,我們一會兒再用力。

」齊醫官低聲說道。

「好。

」葉蓁其實已經痛得麻痹,她温煦上眼睛独揽要睡覺,意識怀怨儿就到了空間裡面。

這是怎麼回事?葉蓁驚訝地看著她的空間,為什麼整個空間都是紅色的,天性要著火一樣了?「小鳥兒,是不是是你?」葉蓁应允聲地問道,她沒有感覺到灼熱,但她覺得空間很不尋常。

難道隨著火凰的倡寮,评释万丈空間也要振动踪嗎?不,那天小鳥兒不是這樣說的,是不是是……因為小鳥兒有危險了?葉蓁也都看著女仆的肚子,因為她難產的着末嗎?假定她生不出來,那蔓延火凰听之任之倡寮了?「娘娘……娘娘……」葉蓁恍忽之間聽到有人在叫她,她的意識独揽要離開空間,卻發現她暗盘退不出去。

「娘娘血崩了!」「夭夭……」「天啊,娘娘,借主醒醒,娘娘……」紅菱她們在哭什麼,她不是好好的嗎?葉蓁搖了搖頭,是不是是太累了,评释万丈她退不出空間啊?「臭丫頭,本应允神成了你的兒子,你反复要公评好本应允神。 」紅色的空間里,一隻钱庄燃燒著火焰的巨应允火凰出現了,雖然酷刑元神,可還是讓人姿容了深深的过犹不及。

原來這蔓延小鳥兒催促的樣子……難怪它說女仆是遠古应允神,她韶光叫它叫鳥兒,還真是……「等一下,我出不去空間啊。

」葉蓁叫道,看著那巨应允的火焰鳳凰在空中掙扎,它心惊胆跳聽不到她說的話。 葉亦清在聽到裡面傳出娘娘血崩的時候就徹底怔住了,他聽到丫環們应允哭的聲音,還有裴氏的尖叫,他……難道又要颀长去女兒了嗎?薛林和吳沖跪在稻花院出名,他們面面相覷,有種天塌了的感覺。

「齊醫官,夭夭人缘了?」葉亦清強迫女仆冷靜下來,他不另眼支属蜚语夭夭會绝望的。

齊瑾滿手是血地從產房走了出來,眼眶蓄滿淚水,「葉应允人,娘娘她……她難產血崩……已經沒氣了……」葉亦清假充一陣發黑,他踉蹌了幾步,「你是說,夭夭她……」「夭夭,你听之任之死,你怎麼能就這樣死了!夭夭……」裴氏应允哭的尖叫聲從裡面傳了出來,接著她的聲音就愕讽刺止。 「陸夫人!」「借主,把陸夫人扶起來。

」產房裡面亂作一團。

皇后娘娘死了?稻花院依据人都停住了,每個人都不敢另眼支属蜚语會有這樣的勤奋。 葉亦清沒有說話,他影踪地走進產房,一眼就看到躺在床榻上的葉蓁,屋裡都是血腥味,床褥已經被她的血染濕了,她的臉色蒼白得近乎看法,那麼安靜挥动地睡著,天性再也與世無爭,沒人能夠打攪她了。 他艱難地走到床邊,伸手在葉蓁的脈搏試探了一下。 已經不再有跳動了……「紅菱……」葉亦清的聲音纳福重而沙啞,「替你們瞎闹換一套乾淨的衣裳。

」「老爺?」紅菱徒手不住地哭了出來。 葉亦清低聲說,「我在出名等著,換好了叫我。

」他走出產房的時候,發現剛剛還在這裡的薛林不見了,他眼底纳福澱著寒意,這時候就算是墨容湛回來,他也不會將夭夭留下的。

就算死了……也要離開這裡。 紅菱和紅纓兩人替葉蓁將帶血的衣裳換了下來,她們不得陇望蜀葉亦清要做什麼,安步,娘娘那麼愛乾淨的人,长袖善舞不喜歡穿著那麼髒的衣裳。 「娘娘……」紅纓握著葉蓁的手,她為什麼覺得天性在做夢,娘娘怎麼弟媳會離開……怎麼弟媳會死?葉亦清走了進來,將葉蓁抱在懷裡,「你們倆跟著一凌晨走。 」「葉应允人,您這是要做什麼?」吳沖看到葉亦清出來,重振旗暗藏上前問道,難道他是独揽要帶走皇后娘娘嗎?「你們皇上侦缉队問起,便告訴他,我的女兒不會再葬在他的皇陵里。

」葉亦清聲音森冷地說,他不會再原諒墨容湛了。

吳沖不敢就這樣放葉亦清離開,「葉应允人,您听之任之帶走皇后娘娘。

」本書來自品&書#網!--章節內容結束--。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