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惊天赌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57 次

第487章 惊天赌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谷先生握着劈山刀,神情冷厉,心中对秦墨恨到极点。

若没有此人出现搅局,这场盛会本该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刻,现在,却令他丟了一个大脸。 “哼!这枚裂刀纹的还有一个可怕效果,就是让镶嵌的武器,锋利度提升一级,虽然只能使用一次,却足以斩杀对手。

”谷先生心中冷笑,猛地挥刀砍出,劈山刀划出一道弧线,劈向那面盾牌。 古峰主神情一肃,提着手中盾牌,迎面撞了上去。

轰隆!劈山刀砍中盾牌的那一刻,盾牌表面忽然喷出火焰,反弹出一股绝强的力量。

谷先生整个人被冲飞,身体如箭一般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上,径直坠落在地,狂喷一股鲜血,晕厥过去。

他握刀的手焦黑一片,仿佛是被高温灼烧过,经脉一根根凸起,呈现一片赤红,显是受到焰气灼烧。 望着谷先生的惨状,古峰主顿时懵了,看了看手中的盾牌,不敢相信一面玄级盾牌,竟有这样的威力。 竟能喷出焰气,并能反弹对手的攻击。 咝咝咝在场人群纷纷倒吸凉气,一个个眼睛瞪大,难以相信看到的一幕。 二级裂刀纹,竟然敌不过二级焰刻!这种焰刻之技,到底是什么神奇技艺,难道会超越铸纹技艺吗?一时间,整个二楼的人群陷入震撼之中,众人心潮起伏,联想到太多的可能。 “抱歉的很,刚才忘记说了,这种二级焰刻,不仅提升防具一阶的防御,而且,还能喷出十次焰气攻击,并且,还能反弹三次对手的攻击,宗师境以下的攻击,皆能反弹。 ”“只是试刀而已,没想到谷大师如此认真。 抱歉!”秦墨拱了拱手,神情之间,却是没有一丝抱歉的意思。 噗,谷先生刚醒转,听到这番话,顿时火毒攻心,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昏死过去。 秋辰贤霍然起身,面色冷冽,一言不发,只是挥了挥手。

随即,四周出现一个个身影,气息无比强大,皆是宗师境的绝顶修为。

这些人,乃是铸纹师公会的客卿,一旦公会驻地遭遇突发情况,就由这些绝顶强者出面。

这时,坐在秋辰贤身边,落月峰的那名年轻武者,则是将秋辰贤拽着坐下。

他手指沾着酒液,在桌上快速写下一行字:“此人武力,堪比羿帅,西翎几无敌手!”秋辰贤眼瞳一缩,心头狂震,立时一摆手,示意在场客卿退下。 坐直身体,看向秦墨,道:“阁下的焰刻之技,确实精妙。

不过,我观阁下炼制手法,依然有铸纹技艺的痕迹,想必是脱胎于铸纹之中,从而衍生出来的一种技法。

不知阁下可有意愿,担任铸纹师公会的副会长?”“放他娘的屁!这小子满嘴喷粪,哪只眼看到焰刻炼制手法,与铸纹相似了!”银澄心念传音响起,一个劲狂骂。 秦墨笑了笑,道:“焰刻之技脱胎于铸纹?呵呵,铸纹师公会乃是铸纹大师的大本营,想必一定有铸纹宗师坐镇。

这样吧,今夜,只要有一人出来,以铸纹压过焰刻,我就承认焰刻脱胎于铸纹。

若是没有,自古以来,胜者为王,从明天开始,铸纹师公会,就改为焰刻师公会吧!”此言一出,全场皆惊,一个个倒抽凉气。 在场人群已是明白,今夜的风波闹得太大了。

若是铸纹师公会真的输了,从此大陆之上,铸纹之名就要改为焰刻。

这样的赌注,开成惊天,未免太大了点,秋辰贤虽是铸纹师公会的少主,恐怕不敢答应这样的赌注。 果然,秋辰贤脸色铁青,他没想到自己一番算计,全在秦墨意料之中,以这样的赌注来反将他一军。

确实,这样的赌注太大了,秋辰贤根本没有这个权力做主答应,当然,就算有这个权力,他也不敢答应。

“怎么?堂堂铸纹师公会,铸纹大师云集,没人敢站出来答应吗?”秦墨环视一圈,摇了摇头,“真是无趣!那我走了。

”说着,将多出的一枚攻击型焰刻丢给古峰主,后者无比惊喜的接过。 这一幕,惹得在场众人一阵眼热,许多人后悔不已,早知道刚才,就该第一时间下场,就能获得两枚价值惊人的焰刻了。 秋辰贤脸色骤变,如坐针毡,他很清楚绝不能放秦墨走。

否则,今夜之事,必定会传遍东烈战城,不久之后,就会传遍镇天国。

到那时,对于铸纹师公会的名誉,将会造成极坏的影响,很可能铸纹师的地位会一落千丈。 但是,这个神秘男子若是修为堪比天境,他真的要走,却是谁也留不住。

“哈哈哈,听闻在铸纹交易大殿,有高人挑战我们铸纹师公会,有失远迎!”一个清朗笑声响起,一行人走出,为首的是一位中年人,穿着铸纹师长袍,衣角泛金,蓄着三缕胡须,气度清雅,卓然不凡。

“铸纹师公会会长秋都博!”有人惊呼不已,同时也认出来,跟随秋都博身后的一群人,正是铸纹师公会的高层,皆是顶级的铸纹大师,甚至有两位铸纹宗师的存在。

而秋都博本身,亦是一位铸纹宗师,在铸纹师公会首屈一指。 这样的阵仗,实是太惊人,看来这位神秘男子的焰刻,让铸纹师公会感到极大的威胁。 “父亲。

”秋辰贤起身相迎,鞠躬行礼。

秋都博摆了摆手,看着秦墨,笑道:“我们铸纹师公会向来不怕事,这位先生既有此胆魄,我秋都博自是奉陪,这个赌注我们铸纹师公会接下了。

”“不过,赌注的内容要改一改,若是先生输了,要将焰刻技艺,全部抄录下来,封藏于铸纹师公会的藏经阁中。 如何?”“好。

这才有点意思。

”秦墨淡淡应,“我也早听闻,秋都博会长的铸纹技艺,堪称当世无双,正好趁此机会领教。 ”“呵呵,与我比试么?”秋都博笑容不变,却是透着一种俯视的态度,“若是这位先生能战胜我儿子,再战胜一位铸纹宗师,我自然会与先生比试。 ”“自从我铸纹技艺大成以来,每年向我发起的挑战函,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封。

这位先生固然不凡,但是,想要挑战我,还是年轻了点。 ”言下之意,秦墨的焰刻技艺固然不凡,但是,还不放在秋都博眼中。

“哦。

”秦墨笑了笑,心中则是感到狐狸的杀机,针对秋都博的彻骨杀意。 这种冰冷杀意,秦墨尚是第一次,在银澄身上看到。

“你这狐狸,之前果然没有说实话,原来是和秋都博有恩怨。 ”秦墨以心念传音道。 银澄沉默不语,杀意更甚,这种反应则是令秦墨一凛,看来这狐狸与秋都博的恩怨,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小子,与本狐大人配合,全力炼制焰刻,将铸纹师公会从此除名!事成之后,本狐大人助你冲击宗师境!”银澄寒声说道。

秦墨心中一震,点了点头。 片刻,整座二楼空出中央区域,人群皆是挤在周围,更加是水泄不通。

秦墨伫立,看着古峰主,微笑道:“这位朋友,还要留下来,当我助手吗?这样可是会得罪铸纹师公会。

”“哈哈,反正都得罪了,再得罪深一些又何妨!”古峰主则是豪迈大笑。

今夜这样的盛会,古峰主参与其中,只觉豪气顿生,仿佛年轻了数十岁,又那里会顾及那么许多。

“好。 事后,我会赠送朋友一套焰刻。 ”秦墨笑着允诺。 周围人群听到这番对话,一个个眼睛都红了,许多人捶胸顿足的懊悔,若是刚才抢先一步下场,这笔横财就是自己的了。

这时,秋辰贤走来,站到对面。

旁边,有一队人抬着一个铸炉,放在地上。

砰!这顶铸炉高二米,炉身雕满墨色刻纹,古朴陈旧,表面没有一丝光泽。 “铸纹地炉!”邓礼菲低呼,她认出这个铸炉的来历。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