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婚宠:女人,休想逃》1.你是谁

来源:本站2019-07-12178 次

《亿万婚宠:女人,休想逃》1.你是谁

1.你是谁“有人吗?”黑暗寂静的房间里,秦婉婉大声地叫着。 她的眼睛被蒙着,双手双脚被绑的动弹不得,她已经被掳到这里大概两个小时了。

可是无论她怎么喊都没有任何人回应。

她本以为这一次也一样,可是当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后,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咯哒咯哒的脚步声让秦婉婉不由地紧张起来,她握紧了手,呼吸一窒问:“你是谁?”没有任何人回应,可是她听见脚步声靠近。

直到她感觉到有一个人站在她的面前,属于男性的气息笼罩着她。 她紧张地呼吸一顿......男人挑起她的下巴,手顺着她的脖子往下.......秦婉婉感觉她的脖子上好像爬上了一条蛇,冰冷又危险。 她忍不住地身子颤了一下,抿了抿干涩的唇,艰难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绑架我?”“秦婉婉,是不是你害了程宁?”男人的手在秦婉婉的锁骨处用力按了一下,冷到骨子里低沉嗓音如同来自地狱一般阴森。 程宁?秦婉婉听见这个名字后,心痛了一下。

程宁是她的同学,一个月前,她和程宁去酒吧喝酒,喝醉以后,她和程宁各自回家,但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看见手机里有一条程宁发来的短信,里面只有一句话,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当时的她莫名其妙,她打电话过去,但是对方的手机没有任何人接听,那天之后,程宁也没有再来上学,直到几天后,她听别的同学说程宁心脏.病复发死了。 她不相信,她再次打了程宁的电话,这一次却接通了,只是接电话的却不是程宁,而是一个男人。

她到现在还记得电话里的男人冰冷无情地说着:“程宁已经被你害死了。 ”而现在想来,当初手机里的声音跟这个男人的声音有几分相似.....“我没有害程宁.....”秦婉婉想要解释,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下巴便被男人的拇指和食指扣住,她疼的忍不住闷.哼一声,足见男人的用力之大。

“看来还得下点猛料你才会承认是不是?”男人冷笑一声,伸手就是往秦婉婉身上的衣服一扯.....撕拉一声,她感觉到一凉,她的连衣裙的下摆既然被撕扯掉了大半.....“不。

”秦婉婉惊恐地尖叫出声,脸色吓得苍白。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她真的不是有意害程宁的,她根本就不知道程宁有心脏.病,如果知道,她就不会跟她去喝酒......“说,是不是你设计害死了程宁?”男人的声音如同冰块般冷酷无情。 “我不知道程宁有心脏.病,我.....”秦婉婉想要继续解释,可是男人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声音冷如冰窖道:“这么说来,你承认了?”秦婉婉咬了咬唇,指尖发颤。 她该承认吗?不,她不想,因为她根本就不是有意,她不知道程宁有心脏.病,如果知道,她打死也不会答应程宁去酒吧喝酒。

看着秦婉婉沉默的脸,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他伸出手准备再次撕扯秦婉婉身上的衣裙。

“等等,如果我承认你会放过我吗?”秦婉婉感觉到男人的手靠近,她吓得赶紧出声。 她怕她继续沉默下去,这男人真的会将她身上所有衣服撕裂。

“呵,你终于承认了,是你叫人玷污程宁的是不是?你嫉妒她是不是?”男人听了秦婉婉的话,那掐着秦婉婉下颚的手紧了几分,眸光冰冷,声音越发的阴森。 秦婉婉却愣了一下。 程宁被人玷污了?程宁不是因为心脏.病发作才意外死亡的?“我......”秦婉婉想要解释,可是她的话还没有出口,她的身子就被人直接推倒......男人就直接撕裂她的衣裙,眼色森然道:“我会让你尝尽程宁的痛苦.....”“不...啊....”秦婉婉想反抗,想要解释,可是男人根本不给一点机会。

他残忍暴力地撕碎秦婉婉的衣服,毫无前.戏地进入......疼痛占据了秦婉婉所有的知觉,她尖叫着,怒骂着:“**,你这个**,放开我。

”可是等待她的却是无尽地疼痛,她感觉她的身子要被撕裂一般......**。

变.态。

秦婉婉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如果她不是被绑着,她一定一定要给他好看.............半个小时候后。 秦婉婉如同挺尸一般躺在床.上,浑身好像车轮子压过一般,酸痛难忍。

蒙着她眼睛的黑布已经被泪水打湿,她从来很少哭,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她都坚强地忍着,可是这一次,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强行夺走了她的第一次,粗.鲁的动作就如同机器一般折磨着她的身体。 她原本想将这美好的一夜留给最爱的人,可是这一切梦想都被这个陌生的男人破坏了,她恨,却又无力气反抗.....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婉婉咬着下唇,握紧双手,问:“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吗?”喉咙喊太久,早就有些嘶哑,一出声,她的喉咙就**辣的疼。 “你以为这就完了?你想的太简单了。 ”高大伟岸的男人看着床.上的一抹鲜红,又看了看一身伤痕的秦婉婉,眼神暗沉了一下。

“你还想怎么样?”秦婉婉心里满是怒火。

这男人已经夺走了她的第一次,他还想对她怎么样?她咬紧下唇,脸色微白,如果她没有被绑着的话,她恨不得冲到男人面前抽他一巴掌。

男人没有回答秦婉婉的话,只是冷哼一声,然后拍了一下手,顿时,就有三个男人走进房间。 秦婉婉听着那的脚步声,心里有不祥的预感......“好好侍候她。 ”男人阴冷无情地看着床.上的秦婉婉,眼神闪过厉色。 秦婉婉忍不住身体僵硬一下,脸色发白惊恐道:“不,你不能这么做,我没有害程宁,没有......”他这是要叫人玷污她吗?她现在的手被绑住,她根本没有能力反抗,而且刚刚已经让她精疲力尽,如果那是三个男人真的上来......她可以想象那场面比坠地狱还要悲惨。

这男人到底是谁,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她心里怒火和恐惧交集......她尖叫着可是男人没有理会秦婉婉,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碰的一声,直接将门关上。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