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这样的小三可怕吗?他说:你不是要钱的,你是要命的

来源:本站2019-06-10192 次

像我这样的小三可怕吗?他说:你不是要钱的,你是要命的

  同事们已陆续到了公司,都看着呢,我不敢迟疑,赶紧上了他的车。

  车子里很暖和,播放着周华健的歌曲《花心》。 以前上学时这首歌很火,大街小巷都能听到,萌动的青春是一种难忘的回忆,花期易逝,光阴如白驹过隙。

  他不紧不慢地开着车子,不停地扭过头来看我。

  “看前面,到红灯了。

”我提醒他。

  车子稳稳地停住,他握着手向盘,侧过头笑眯眯地望着我。   “我脸上有花吗?干嘛这样看着我?”被他这样直勾勾地看着,我感觉有些别扭。   “你脸红了。 ”  “有吗?”我忙抚住脸,心想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  他噗哧一笑,说:“逗你的!”  我把手放下来,白了他一眼,说:“好玩吗?”  “好玩!”他咧开嘴笑着,像个贪玩的孩子,跟平时在公司时严肃的样子判若两人。

  绿灯亮起,他发动了车子,我不禁问道:“老板,你要去工地干嘛?”  有熊工带着工人去拉材料,有我去对账,这点小事还要他亲自去吗?难道他只是为了送我去?  “我不能去工地吗?”他微笑着说,又扭头看着我。   “能。 ”我无语了。   到了工地,工人们很快也到了,开始整理着一堆堆的建筑材料。 新建好的大厦外墙架子还有些没拆,有两个工人站在高高的架子上工作。

  我拿着文件夹,跟着客户公司的财务一起走去大厦,准备清点材料。   “等一下!”我老板喊道。   我回过头,他走过来拿过我手里的文件夹,叫不远处的熊工过来,叫熊工跟客户公司的财务一起过去清点,然后拉着我上了他的车。   “怎么了?”我纳闷地问。

  “那地上坑坑洼洼,到处是石头,如果摔倒了怎么办?上面的工人正在拆东西,如果有东西掉下来砸到了怎么办?你安心坐着,让熊工去点数,呆会儿你去签名就好了。 ”  我语塞,这话要是熊工听到了,可能要哭:“老板,难道我的命就不值钱吗?”  见我瞪大眼睛的样子,他微微一笑说:“熊工在工地上呆习惯了,他知道如何规避风险,但你不同,若是你有点什么冬瓜豆腐,公司怎么办?你的工作谁来做?”  这也是说得通的,我便不说话了,和他一起坐在车里听歌。

不经意转过头,又对上他帅气的脸,和深情柔和的目光,我的心跳不可抑制地漏了半拍。   随即提醒自己,要淡定。   按他的年纪,和他的身份,一个生意场上的老板,每天接触形形色色的人,见识过各种女人,他不应该对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动心动情。 他有时候表现出来的慌乱,一定是他装的,装得那么纯那么真,借口送礼物给我,借口送我来工地,说的话却滴水不漏,就是想引我自动上勾,这个人是情场老手啊!  想明白以后,我的理智悉数回归。

人家只是玩一玩而已,我当了真。

  想到昨晚在楼梯间,我抚着隐隐作痛的胸口,缓了很久才缓解过来的情绪,我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   我又看了看他脸上有些腼腆的模样,这家伙装得可真像。   我讨厌有家室却还要在外面勾三搭四的男人,他如果真的想玩弄我的话,呵呵,得给他个教训。

我可不是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少女。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