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乐家居高管离职再掀股权激励 公司坦言“经销商风险”

来源:本站2019-09-2618 次

我乐家居高管离职再掀股权激励 公司坦言“经销商风险”

我乐家居高管离职再掀股权激励公司坦言“经销商风险”  今年以来此起彼伏的高管离职被外界关注后,我乐家居()再次启动了股权激励方案,借此是否能挽回管理团队的不稳定性,尚待观察。   不过,从5月27日至今的董秘人选,迟迟得不到真正聘用,继而让董事长代行董秘职责的行为,也令市场怀疑能否聘请到合适的董秘人选,毕竟这一岗位对任何上市公司而言,都是极为重要。

  9月11日,我乐家居()公布了2019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首次授予结果,其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登记日为2019年9月10日,向92名激励对象授予194万股,价格为元/股。 在实际认购过程中,2名激励对象因个人原因自愿放弃其全部获授的限制性股票,合计1万股。

  高管离职再掀股权激励  我乐家居的股权激励方案是从7月份开始的,外界普遍认为公司寄望于通过该措施来保持管理团队稳定,而在此之前,公司高管面临着大量流失。

  6月17日,我乐家居公告,公司副总经理张祺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张祺自2016年9月起我乐家居副总经理,其在公司上市之前就是高管。   5月26日,我乐家居发布公告称,因个人原因,张华近日申请辞去董事会秘书,辞职后张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董事会秘书空缺期间,董事兼副总经理徐涛代为行使对应职责。   5月5日,我乐家居再宣布另一人士变动,副总经理刘贵生近日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 刘贵生此前曾任上海锐力有限公司全国财务经理,麦考林企业集团副总裁,首席财务官,东软熙康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

2017年10月起,任我乐家居副总经理。   我乐家居2018年年报显示,刘贵生以薪酬122万领衔高管薪酬榜,同比2017年增加98万。

如果对比2018年我乐家居高管收入来看,董事长缪妍缇不过60万,总经理汪春俊仅57万。   更早之前,2018年12月3日,公司副总经理沈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   最近一两个月来看,我乐家居独立董事李明元于8月5日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战略与发展委员会任职。   由此,今年7月份,我乐家居抛出面向94人的股权激励计划,但也有条件要求。 以2018年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为基数,只要我乐家居2019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19%且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22%,2020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45%且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53%,2021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81%且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95%,所有激励对象对应考核年度的限制性股票便可解除限售。

  这是我乐家居第二次抛出股权激励方案。

2017年8月,我乐家居曾发布一份股权激励计划,以2016年营业收入和扣非归母净利润为基数,只要公司满足2017、2018、2019年三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不低于30%、69%和%,所有激励对象对应考核年度的限制性股票便可解除限售。   然而,在股权激励的第一年,我乐家居业绩就未达标,这一股权激励计划也随之叫停。   “通过这两次股权激励方案来看,公司对于盈利能力普遍都定得很高,然而,政策上的不确定性在于,当房地产被持续调控且下半年普遍都预期并不算好的情况下,家居行业难免会受到较大冲击,这种‘金手铐’最终能不能得到,对于这92人充满未知。 而且,公司原本宣布是94人,最终两人放弃,说明也充分考虑到风险所在。 因此,这份股权激励有没有效果,能不能收买人心,现在无法判断。

”一位资深证券市场从业律师告诉《企业透明度报告》。   董秘空缺已久代行职责到何时?  远期目标是否可以达到暂且不谈,而对于我乐家居当下来说,最紧迫的事莫过于“找董秘”。

  8月27日,我乐家居宣布,徐涛先生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已三个月届满,公司及董事会对徐涛先生在此期间的工作表示衷心感谢。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自2019年8月27日起,由公司董事长NINAYANTIMIAO(缪妍缇)女士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直至公司正式聘任董事会秘书。

  这意味着从今年5月27日至今,我乐家居历经过两位高管代理董秘职务,依然没有确定最终董秘人选。

而且,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我乐家居经过三个月“考核”,也没有宣布徐涛转正。

  对此,我乐家居董秘办回复《企业透明度报告》表示,董事、副总经理徐涛先生自身在公司担任重要的管理岗位,只是在董秘空缺期间暂时代为行使董秘职责而已,并不意味着就是接替董秘的必然人选。   “董事会秘书岗位的重要性这点大家是共识的,虽然公司在积极寻找和招募董秘的接替人选,但无论是招聘的遴选还是双方的磨合,都需要一定的时间,需要耐心。 如果仅为聘任而聘任,我们认为对公司、对投资者都不是负责任的行为。

”我乐家居董秘办强调。   但前述证券市场资深律师表示:徐涛本职是董事、副总经理,一般而言,由他正式兼任董秘也非常合适,而三个月之后,徐涛并没有获得董秘职务,反而由董事长兼任,说明公司对此工作表现显然有所保留。 而现在的问题是,由董事长兼任董秘,这两者工作都非常重要,能否忙得过来是个问题,对于处理工作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且A股上市公司也较少由董事长兼董秘的情况。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向《企业透明度报告》指出,“几个月来,我乐家居董秘职务持续悬空,内部高管代理之后,再由董事长代理,这不是长久之计,公司应尽快确定董秘人选。

而且,为什么公司一直无法确定董秘?不管是外部招聘,还是内部提拔,原因一定程度上都与公司之前高管密集离职有关,公司的内部治理结构尚需要进一步完善。 ”  今年上半年,我乐家居实现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则仅为128万元。

  公司坦言“经销商风险”  除了高管问题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8日,数十位我乐家居经销商在广州建博会现场身着“我乐家居坑害经销商”字样T恤,从全国各地赶到建博会我乐家居展台前进行维权。

  经销商维权主要原因是,因为无法满足厂家开新店、加任务的要求,部分经销商被取消代理权,但我乐家居未处理好善后补偿等事宜。

?  公开信息显示,“取消”代理权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我乐家居出于在部分地区推动经销改直营战略,迫使原有经销商退出;二是我乐家居为了尽快消化库存,或让原有经销商加速店面扩张,或在已有经销商的区域再另寻新经销商,造成新旧经销商矛盾。

  我乐家居在半年报中也谈到“经销商管理风险”:公司的销售模式以经销模式为主,在店面形象设计、产品升级、客户服务等方面持续赋能经销商,帮助其提升店面、管理和经营效率。 虽然公司拥有较为完善的经销商甄选、考核、培训等相关管理制度,如个别经销商不遵守公司管理制度或者无法完成约定业绩目标,或由于自身原因不再与公司合作,可能对公司品牌美誉度或经营业绩等造成不利影响。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