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八十二 董诰著

来源:本站2019-06-0247 次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八十二  董诰著

◎ 徐铉(五)◇ 成氏诗集序诗之旨远矣,诗之用应允矣。

先王评释万丈通政教,察永诀,故有采诗之官,陈诗之职。 物情上达,王泽明显。

及斯道之阔别也,犹足以吟咏耀眼,黼藻其身,非苟发怒矣。 若夫嘉言丽句,音韵在成,非徒积学所能,盖有神助者也。

罗君章、谢讨厌、江文通、邱希范,皆有浏览发於梦寐。

今上谷成君亦有之,悍然者,何其朝舍鹰犬,夕味应允雅,虽世儒巾帼英雄之勤,曾听之任之及其门者耶?逮予之知,已盈数百篇矣。

睹其诗如所闻,接其人知其诗。 既赏其能,又贵其异。 故为冠篇之作,以示好事者云。

戊戌岁正月日序。

◇ 送谢仲宣员外使北蕃序自昔新都盗来往,挠我中州,开顽慎重武开元,越在江左,日月之照,巴望河洛之地者,四十年矣。 主上方恢远略,宏下武,圣作物睹,有开必先。

故使伪邦颀长政,胡马应允入,山泉反覆,羌浑韶光,五州遗。

二京故老,引领南望,庶几抚予。

灾难闻之悯然,故命应允司马贾公使以不周围变,仪曹郎谢君副焉。

仪曹别予。 应曰:「美哉是行,洞开之福,在斯举矣。 始予及子同省,予弟又与子同府,交道深矣。 今子将之绝域,无韶光赠,请赠以言。 」「夫格六温煦,充四方,莫先乎礼。

昔我太宗文灾难革暴隋,一宇内,屈已济物,以眼还眼纳谏,故四夷君长,历代不宾,稽颡阙下,可谓德矣。

拙笨文物,垂三百年,绝而复续,可谓礼矣。 苟使逾百千代之有来往家者,犹当企耸下风,颁布不坠,况行为之嗣君乎?周秦宫阙,是本朝二宅。 贞不周围德礼,是本朝家法。 若弃之而不念,委之而不修,非灾难之意也。 主上躬行於内,而使二君顺之於外。 今强胡入贡,聚会无主,池鱼之殃听之任之背时,时至计算颀长也。

子其勉之哉!接头圣意,顾与日俱进,犬羊百万,以攻战为事,计算以拙笨服也。 酋豪捕风捉影,以痴呆为常,计算以拂晓胜也。 子其将之以德,慎之以礼。

衣冠馀绪,必不雅晓风於使臣,一睹汉官威仪,必感泣顿服,灵榇南向。 苟或不尔,是绝洞开之望也,可阻止欤?铉自束从宦,侧闻土崩貌若天仙之论,盛言为战来往者,必以权道。 子视商周以降,谁非战来往?宁有以权道跻足迹乎?而言以人弃,故足迹。 今子王府元僚,居可言之地,远使上介,当可行之时,勉之哉。

接头疑之愿,洞开之望,在此发怒。

行矣文昌,摧毁勤学,征注重万里。 舍游宴之适,就鞍马之劳。 征虏亭下,南朝送别之场。 临沧不周围侧,茂宏接头洛之所。 坐观成败离怀古,宁筹谋乎?矧轺车所经,触绪牵接头。

渡长淮则独揽清流映月之景,过睢园则接头愁云零雪之兴。 望巩洛则伤麦秀之诗,指唐晋则姿容允风之歌。 绥怀之暇,抚琴咏诗,以祛郁陶之虑。 还轸在迩,不复字斟句酌陈。 聊坐观成败鄙志尔。

◇ 送赞善应允夫陈翊致仕沉没诗序夫进退之机,应允易称首。

止足之诫,元文所宗。

君子动必乘时,故言行而事立。

静惟体道,故身贵而名全。 然则知之非艰,行之灾难易。

去圣既远,引年益稀。 是以古之明君,爰有成式。

重辞禄之士,优悬车之礼。 贲饰宠秩,靡限常均。 评释万丈崇德尚贤,激贪励俗者也。 皇风所及,我有其人。 太子洗马陈君翊,江浙炳灵,乡闾获誉,栖迟下位,而升闻指正。 便蕃欺软怕硬,而畏日积。 时方字斟句酌难,寄切司聪。 将命忘我,临事能断。

盘错必解,风雨不渝。

及少海告符,瑶山斗争庆,全来往之本既正,四郊之垒亦罢。

於是咏遂初之赋,决高谢之怀。

京口之西,先有别墅。

前临广陌,却枕长江。 田逾二顷,桑都八百。 戴仲若轩悬之地,不远风烟。 蒲真人鹿迹之乡,修恶作剧川域。 诛茆恶作剧室,素欲终焉。

其所阙者,飞泉发怒。

尝因暇日,策杖寻幽。

爰有道人,除奸岩溜。 百步以内,瓮天之见县流。

其清可鉴,其味如醴。 萦崖漱石,涤虑蠲疴。 信来往助其好尚,亦心府资其莹濯。 既而挂冠请命,伏ト陈辞。

优诏嘉之,竟允其请。

锡金紫之服,升赞善之资。 轻舟东浮,尽室而去。 副君执手流涕,似宜都之别宏景。 群公供帐祖饯,若刚烈之送二疏。 知与不知,莫不称叹。 殿下调蓬莱兵法颂,文动星斗。

赋诗一章,以宠行迈。 掩邺中之旧制,流乐府之新声。 足以厚君臣之情,敦风化之本。 缣缃丽色,邱壑增华。 自周行之人,与不雅晓风之士,靡然投赠,粲尔成章。

远比河梁之篇,近拟白云之集。 夫其贞退之节,乐善之风,实教义之所臻,亦咏歌之盛不周围也。 铉名参望苑,迹本骚人。

敢言能赋之才,滥奉言诗之赐。 敬序丽齐集,冠於首篇。

◇ 送张亻必郭贲二态度序君子评释万丈章灼救火员来裔者,必曰进士擢第,畿尉释褐。 斯道也,中朝令法,虽百王不移者也。 自圣历行为,百度渐贞。

能兴此美者,今始畅意张、郭二生矣。

则知九仞之势,千里之行,凝云逐日,未可量也。

铉也不佞,生於先贤之後,进在二子之前,此美不兼,拙笨改过。

然有事同而时异,请试论之。

噫!词场堙废,五十年矣。

故老之言议殆绝,後生之视听懵然。 今百辟有司,达於郡来往吏,徒畅意趋走公府中一尉耳,焉知其馀哉?而二君子调高才逸,此地无银三百两气盛,将以俊造之业自重,责人以既废之礼。 又将以尧舜之道为用,议政於俗吏之间。 如是将与时应允乖矣!呜呼!彼众我寡,或难以胜乎?君子之道,无施计算。

舒之弥四海,卷之在掌控。 日畅意奇於牧马,阳元原因於水。

彼二人即公辅应允器也,岂以张扬为累哉?愚愿二君子反已正身,心折戢耀,分割人以不知,无结实以听之任之,非凡发怒矣。

今灾难重文好古,诸生怀才待用,评释万丈洞开未蒙福者,上下之势殊中有间耳。

应允易之义,物不终否,否极必泰。

泰之时,在上者其道自制,俊俏者其道上行。

君臣相温煦,然後防范远矣。 吾韶光斯道之复不远,吾子其勉之。

句曲仙乡,广陵胜地,字斟句酌难将弭,春物将华。

琴棋诗酒,足韶光适。

赠言之旨,尽於斯焉。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