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诗怀黎元难,柳青史铸创业艰 传统节日的故事

来源:本站2019-07-0797 次

杜甫诗怀黎元难,柳青史铸创业艰 传统节日的故事

话剧《柳青》剧照人类进步文学的现实主义道路是不会断的,在这条道路上既有继承,又有不断的革新一部《创业史》,尽管涉及特定时期的合作化运动,尽管历经了60年的沧桑演变,但仍然被专家和读者视为当代的经典之力作而不断解读,被大众读者视若“不隔”的文学佳作持续热读,盖因作家立足于生活的深处,撷取时代的激情,写出了社会变迁在人们心里激起的层层涟漪,在精神世界引发的深层悸动。

柳青一再说他的《创业史》,表面上写的是农村的合作化运动,实际上是写农民走进新时代之后,对于公有制、国家化的认识与接受的过程。 换句话说,也即从私有到公有,从“小我”到“大我”的心理变迁与精神成长。 从梁生宝、郭振山、高增福、改霞等,到梁三老汉、郭世富、姚士杰等,都是这一历史巨变进程中不同阶层人的典型代表,他们以各自的自然反应和精神变异,既体现着旧时代农人的蜕变与新时代农人的成长,也折射着社会主义新农村艰难前行的某些侧影。

社会的重心是人民,人民的内核是心灵。

正是着眼于心灵深处和精神层面的博弈与变异,使得《创业史》卓具超越历史限定的深厚内力,而成为人们认知合作社时期社会剧烈变动引发农人心灵变动的一部史诗性作品。 现实主义文学在其演变过程中,不断拓新和发展,产生了不同的风格和流派,但彼此贯通和不断传承的,是现实主义的精神,那就是热切关注现实,强力介入现实,高度重视人的生存状态、精神状态和命运形态,真切地书写所经所见,坦诚地表达所思所感。

正是由于秉持了严谨的现实主义手法又贯注了充沛的现实主义精神,柳青有力地超越了当时文学创作一般难以超越的局限,越过了人们习见的政治运动与社会事件,潜入时代变迁中人们的命运转机,及其经历着巨大变动的心理世界,写出了反映新的社会主义革命中“社会的、思想的和心理的变化过程”(引自柳青为《创业史》第一部所写的“出版说明”)的史诗性作品《创业史》。

柳青坚定而充沛的现实主义精神,与他对于文学与生活的深刻而清醒的认识有关。 他的“三个学校”说(生活的学校、政治的学校、艺术的学校),“六十年一个单元”说,都以简明扼要的语言,强调了社会生活对于文学创作的重要,创作时专心致志的重要。 这种对于文学的认知,实际上就奠定了他必然操持现实主义的重要基石。

而对于现实主义,他的认识一直是清醒而坚定的:“人类进步文学的现实主义道路是不会断的”“在这条道路上既有继承,又有不断的革新。 ”柳青的这种卓具现实主义精神的创作追求,对于当代作家尤其是陕西作家的影响,是巨大和难以估量的。

在回顾《白鹿原》的创作过程时,陈忠实就明确告诉人们:“我从对《创业史》的喜欢到对柳青的真诚崇拜,除了《创业史》的无与伦比的魅力,还有柳青独具个性的人格魅力之外,我后来意识到这本书和这个作家对我的生活判断都发生过最生动的影响,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是至关重要的影响。 ”另一位陕西作家路遥,更是视柳青为自己的“文学教父”,他也把柳青的现实主义文学写作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时代高度。 写作《平凡的世界》,他阅读了大量的中外文学名著,但《创业史》他读了7遍。

柳青创作中浓烈的人民性情怀,深湛的现实主义造诣,使路遥获得了极大的启迪与激励,他认为:“许多用所谓现实主义方法创作的作品,实际上和文学要求的现实主义精神大相径庭。

”他坚信:“现实主义仍然会有蓬勃的生命力。

”基于这样的文学认知和文化自信,路遥在文学界以追逐新潮为时尚的20世纪80年代中期,依然秉持现实主义写法,坚守现实主义精神,锲而不舍地完成了三卷本《平凡的世界》的写作。 《平凡的世界》获得茅盾文学奖之后,路遥专程去往皇甫村,祭拜柳青墓。

他是在向自己的“文学教父”拜谢,也是在向现实主义文学大师致敬。

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经典的魅力是永恒的。 柳青的文学追求和他的《创业史》,以刀削斧砍般的现实主义精神气度和艺术风格,表现了一个时代的文学风范,折射了一个时代的历史风云,柳青和他的《创业史》还会以作家学习、论者研究和读者阅读等方式,在当下的文学生活中持续发生影响,继续发挥作用,感召和激励当代文学人在新的时代攀登新的文学高度,构筑新的文艺高峰。

相关链接:。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