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辅导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475 次

第三十三章:辅导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妈!……一点都不冷!不用小妹给我送衣服。

”傍晚街上的烧烤摊上,摊位的老板刚送上串烤,陈守义便接到陈母的电话。 “钱还够,吃住都是包的,其实也用不了多少?”“那边还好,老师对我很照顾!”“进步很大!估计结束后,应该能通过考核了。 ”陈守义一边谎话连篇,一边吃着烤串。

这时旁边不知怎么回事,忽然吵了起来,陈守义皱了皱眉头,连忙捂住话筒,走到边上,继续打电话。 等挂断电话回来时,两帮人已经打了起来。

他坐着的桌子已经被撞翻,上面的烤串撒了一地,陈守义看的心中一紧,好在很快,他就发现公文包还放在原来的位置,并没有被人踩踏。 否则,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他连忙推开前面挡住了几人,迅速把公文包拿了过来,便转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很多时候,你不想惹事,别人却偏偏来惹你。 一个被他推的踉跄了几步的青年,顿时火冒三丈:“草泥马,想死是吧!”说话间,他拿起一个旁边桌上的一个啤酒瓶,朝他背后砸来。

身在背后陈守义隐隐感觉有东西朝他飞来,身体本能的一偏,啤酒瓶就他身侧擦身而过,摔在街上砸得粉碎。 陈守义一看,也火了。 一个装满酒瓶的啤酒瓶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起码也有一斤以上。

换个普通人,被它砸中,至少也要留个淤伤,重的估计都要躺上几日。

他回身瞬息逼近那个一脸戾气青年,左手直接抓住他的脸,生生的用力量把他摁倒在地,头部和水泥地重重一磕,还未来得及挣扎,便直翻白眼,干脆利落的昏迷过去。 这下子,犹如炸开了马蜂窝,周围数个青年叫骂着冲了过来。 陈守义忽然一个回旋踢。

一个试图偷袭的强壮青年,被重重的踢中头部,他歪着脑袋晕晕乎乎的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口吐白沫,再也站不起来。

这名青年学过武道,在刚才的群架中,相当凶猛,即便以一对三依然占尽上风,但此时却被一击倒地。 四周打架的人群,皆被这干脆利落的手段,感到不寒而栗,两帮人都下意识的停下混战。 其实,连陈守义自己估计也没注意到,自昨日杀过两人蛮人后,他的性子已在不知不觉中多出丝戾气。 好在他理智还在,下手还有分寸,丝毫没敢太过用力,否则以他这一身堪比武者的力量,没人能挨的过他一击。 他冷冷的扫了一眼,目光过处,周围的青年无不纷纷后退,遍体身寒。 随即陈守义快走几步,迅速的离开这里。

再不走的话,警察就要来了。

……在一家面馆吃完被先前打断的晚饭后,等时间过了六点,陈守义便拿出电话打给补习老师。

“王老师您好,我是陈守义,我们昨天约好的,你现在有空吗?”“那你过来吧!”……山水小区在东宁市算是个中高档小区,里面环境优美,绿化做的不错。 陈守义下车后,找了半天才找到12栋楼。 开门的是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她打量了陈守义一眼,立刻笑道:“是小陈吧,如月在训练室呢,进来吧!”原来美女老师,名字叫王如月。 陈守义见她眉眼和美女老师有些相似,这位显然是她母亲,他连忙道:“大姐好!”他情商虽然不算太高,但也知道不能随便叫陌生人阿姨。

像阿姨这个称谓现在已经和小姐一样,已经成为某个行业的职业称谓,有些人不在意,也有些人在意。

“这孩子!”中年妇人笑了一声。

门口早已放着一双纸拖鞋,他脱掉鞋子走了进去。 走到里面才发现她家房子很大,光客厅就有三四十平,装修也很新潮时尚。 陈守义打量了眼,便收回目光。

这时中年妇人已经替他打开训练室的房间。 他走了进去,训练室的面积大约五六十平,里面摆着一个兵器架,一个人体模型,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东西。

此刻,美女老师拿着一把真剑,不停地进行着发力练习。

她动作缓慢而又轻柔,身上的肌肉如水流般流动,她似乎在有意的调整着自己的发力。 “把拖鞋放到外面,关上门,赤脚进来!”“好的。

”陈守义立刻脱掉拖鞋,只穿着袜子,踩在柔弱的塑胶地板上。

“去拿根木剑过来!”王如月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今天的美女老师,给陈守义感觉完全不同,语气中带着一丝冷意,再没有培训班中的温柔可亲。 他有种感觉,也许这才是她真正的面目,培训班中的那个形象只是一种职业伪装。

陈守义过去挑了一把硬木剑,站在一旁等她练习结束。 好在也没等多久,她便停下动作,从兵器架上,同样拿起一把木剑。 “来,向我攻击!”陈守义一时还以为听错了,惊愕的张了张嘴:“用木剑,这太危险了。

”木剑可不是补习班上的安全剑,以武道发力的可怕爆发速度,刺入人体,丝毫不比真剑差多少。

“我给你上的第一节课,就是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实战,只有危险才能刺激人的潜力。

”“来吧!”“你确定!”陈守义再次确认的一句。 “小小年纪,废话就这么多,叫你上,你就上!你还真以为自己能伤我。 ”王如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那真上了!”陈守义被刺激到了,他脚下一点,下一刻,身体如幻影而动,脚下滑行中一式刺剑,以闪电般刺出。 王如月身体微微一偏,躲过陈守义的攻击,随即迅速回身下刺,木剑如电光火石般,刺向陈守义的小腿。

陈守义脚一抬退后一步轻易躲过。 他发现用木剑战斗和身穿防护服手拿安全剑相比,感觉确实大大不同。 每一招每一式,都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既担心大意之下,力量无法控制,会伤到对方,又害怕自己不小心白白送掉性命。 木剑刺破空气发出“咻”“咻”的声音。 王如月见陈守义战斗时竟游刃有余,有来有回,她嘴唇紧抿,脸色也越来越冷,逐渐放开自己的实力。

转眼间,两人已经对攻了十几个来回。 两人速度越来越快,普通人几乎已经很难看清木剑的运动轨迹,每一招每一式都如虚影一般,一闪而逝。 此刻陈守义也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再没先前的游刃有余,浑身寒毛竖起,心中已完全不留丝毫杂念,至于先前放水的可笑想法,早已抛之一空,几乎已经全力以赴。 他发现自己相比于这些资深的武道学徒,除了身体素质更胜一筹外,技巧方面还差得远。

哪怕是同样是刺剑,同样的是基本步,对方的刺出的速度更快,脚步更加灵活。 终于两支木剑,啪的一声发生撞击。 木剑炸裂,无数的木刺四射而飞。

ps:求推荐啊啊。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