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帝来仪2,番外(二)

来源:本站2019-06-1343 次

有帝来仪2,番外(二)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音音拍手笑道,“我记得杏姨最会打扮人了,等见到她我一定叫她帮我装扮得漂漂亮亮的。

还有阳春姨,她最爱收礼物了,我从南蛮带了很多东西来,只是还都扔在驿馆,都是给你们的,下一回我再带出来。 ”伙计先端了四道菜上来,有香菇炖鸭,红烧鸭腿,酸萝卜老鸭汤和老鸭。 白雪别过头去,擦了眼泪,然后让伙计去催促厨房快点。 音音左手抓起一只鸭腿,右手夹起一块香菇,“我听过德懿哥哥和天生都中了功名,崔叔叔和哥哥一定很高兴。

”白雪道,“还是属平乐最高兴。

我一直以为平乐和夫人关系不和,尤其当年太皇太后死后,关系更是僵到了极点,可是凤府一场大火,也不知谁传的谣言,说大人和夫人都还在府里没能逃出来。 平乐哭了两日。 ”“谁让嫂嫂好逗,我娘也就喜欢逗她。

”是啊,白雪想着夫人最喜欢看人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样,而平乐心里想什么都反应到脸上的,也就取悦了夫人了,“后来凤府那仇停了,没找到尸首,就明白了,他们是走了。

陈大人上了一道折子,参了凤大人,你嫂子气得把他赶出了家门,差点闹得和离。

”音音想象得出当时哥哥一定特委屈可怜,这个锅一背就背了那么多年,还不能和人讲。 “大人夫人走后陆家又死灰复燃了,大人一手提拔的孙明七年前因为贪腐案丢了官,他的位置就由陆存熙顶上去了,陈大人很得皇上器重,这些年也升了官,朝廷现在是他们两人在斗了。

”“不是还有一位将军么?”她和韶御跟着爹娘四处玩,也是上个月才接下出使的任务,这边的朝廷原来的关系网她还没怎么查。 她说的是宋潮吧,白雪道,“我也记不得是哪年了,宋将军回来述职,旧伤发作死在府邸了,不过有谣言说他被毒死的。

”白雪给音音舀了碗汤,她经营酒楼,小道消息听得最多,就不知是不是真,“他死后宋家就败了。 ”白雪简单的和她说了一下她所知的朝廷格局,她也只是平民百姓,再深入的就不知了,她是想提醒音音若是见了陆家人要小心。 毕竟当年凤家和陆家德恩怨纠葛那是怎么说都说不清楚的。 “小姐若是见到陆家人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吧。

”音音道,“他们若是不来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去招惹他们,雪姨你就放心吧。

”音音津津有味的啃着鸭腿,对于爹娘过去的感情事,有些她还挺好奇的,可是问起她阿爹都不肯说,“那个陆大人是不是喜欢过我阿娘?”她可还记得小时候在东华寺阿爹拿蜜饯贿赂她,要她复述阿娘和陆存熙说了什么,这样的戒备,现在回想就像担心媳妇会被拐跑一样。

白雪点头,“陆家姑娘也喜欢过凤大人,都这个岁数了还没有嫁人。 ”陆家里唯独这位陆姑娘可惜了。 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有人上二楼来了,“白雪,你怎么也不来接接我们。 ”平乐抱怨着,身后跟着崔氏夫妇和德懿天生两人的师傅郑生。 音音冲他们招了招手,咧嘴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嫂子,崔叔颖寿姨许久不见了。 ”平乐怔住,崔护和方颖寿也怔住。

音音俏皮的眨了眨眼,“你们不会都把我忘了吧,若是如此凉薄可要伤心死我了。 ”白雪笑,音音的模样虽更像凤靡初些,可举止性情神韵那是活脱脱另一个景帝仪,方颖寿回过神,“音音!”“果然还是颖寿姨最疼我,猜对了。

”音音打了个响指,表示她说对了,其实她知道他们是都把她认出来了,不过是想活跃活跃气氛,免得像刚才雪姨,久别重逢,落了泪,她最怕这样的场面了,“嫂嫂可还记得我让你爬树给我取风筝。 ”平乐鼻子发酸,就像是被涂了姜汁在眼皮上,怎么都控制不住眼睛里的水汽,“你这小丫头还敢和我提这事。 ”“为什么不敢提,我记得哥哥嫂嫂特别疼我,不管我怎么捣蛋都不舍得打我。

”平乐哭道,“那是你这丫头会哄人,把周围的人都哄得一愣一愣的,除了你娘,都吃你那套。 ”尤其她和牧笙没有孩子,至今除了天生这个养子也还是无所出。 那时音音虽然喊她嫂嫂,可是她是从音音出生小猫那么大看着她会爬会走会说话,她其实心里把她当女儿疼。 平乐拿出手帕遮住鼻子嘴巴哭,她怕自己哭丑了,“你爹娘不写信来,你也不写信,没良心。

”平乐是不信凤靡初会通敌卖国的,那样情操高尚的君子不会做这种事。 可是后来白雪开导平乐说凤靡初和景帝仪不回来也好,皇帝已经把湛王府收回去了。 说湛王一脉是叛国罪人不配再享有祖上恩典,若是他们回来又是一场劫难。

音音过去抱住平乐,“我现在不是回来看你们了么,再哭脸上的胭脂可就花了。

”平乐嘀咕道,“花了也是你害的。 ”平乐想起音音刚刚抓着油腻腻的鸭腿呢,没净手就碰她衣裳,平乐伸手想打她,可是又舍不得,“你这丫头跟小时候一样坏,不,是跟你娘一样坏,也不学学好的。

”音音笑了,又去抱了方颖寿。

方颖寿也哭了,“好好,音音你长大了,姨都差一些认不出你了。

”崔护想着自己可不似这些妇道人家,重逢是件喜事有什么好哭,“平乐说得对,音音你真是没良心,回来也不和我们说。 ”音音吐了吐舌头。

韶御提着萝卜糕上楼,见到这场面,冷冷的打了招呼,“嫂嫂,崔叔颖寿姨,雪姨。 ”还有站在一边,看着故人相聚的感人画面,只是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只好傻站一旁的郑生。 韶御把萝卜糕扔给音音。 音音接住,“怎么冷了?”韶御斜了她一眼,也不想想他排了多久的队,别人都是姐姐照顾弟弟,他们家却因为重女轻男,反过来是他这个弟弟照顾姐姐,“有得给你吃就不错了,你若还嫌三嫌四的就自己去买。

”平乐惊喜,“韶御。 ”连韶御都回来了,是不是……音音道,“嫂嫂不用看了,就我和韶御回来了,爹娘留在南蛮。 ”平乐和崔氏夫妇掩不住失望。 音音道,“我们两回来了也一样,我和韶御要在这留好久。 我每天去一个地方蹭饭,嫂嫂和颖寿姨记得要准备好好吃的。 ”音音会说话,哄得平乐他们心情又好了。

大街上锣鼓齐鸣,人声鼎沸,游街开始了,音音跑到美人靠趴着看。

韶御走到美人靠前,看到街上的女子朝着德懿、天生扔花,疯狂的喊着,不是说这里的女子都含蓄得很么,怎么一个个像疯婆子。 平乐想起了当年牧笙也是这般旗鼓开路,春风得意,正是如此她当年才看上他的。 平乐无意和崔护他们攀比,只是孩子出息了做娘都都会忍不住想炫耀,她得意道,“瞧我家天生真是又有学问又……”韶御抱着手悠闲的靠着栏杆,阳光照射在他的精雕细琢的侧脸,除了一双凤目,高挺秀气的鼻子和红润的嘴都比较像他娘,还有那叫女人嫉妒比雪山上的雪还白皙的肌肤。 音音已经是闭月羞花了,可韶御看着似乎更美。 最后那个俊字,平乐说不出口了。 这时,人群中突然冲出一群持刀的亡命之徒,场面一下就乱了,百姓四处逃开,在场的侍卫控制不住,被逃命的百姓越挤越远。

那些人的目的是德懿。

方颖寿担心的喊,“德懿!”平乐亦是心急,德懿和天生是同窗,感情要好,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天生拉着德懿惊险的躲过刀子,看得平乐心惊胆战,“天生!”音音看向韶御抬了抬下巴,“要不要比比?”韶御从袖里摸出飞镖,“你若输了,留在帝都这段日子不能在使唤我。

”音音点头,她这个做姐姐的最是疼弟弟了,肯定答应,“得啊,只要你能赢。 ”说完她一脚踩上栏杆,纵身跳了下去,他们就来比比谁杀的刺客更多,她要是赢了,明天就让韶御给她去买老张家的臭豆腐,还是最臭最臭的那种……。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