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挫败感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957 次

第九百六十章 挫败感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柳赋语看着秦阳摆好录制的设备,将一个菲尔斯的手下固定在椅子上,然后人就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能旁观吗?”秦阳转头微微一笑:“当然可以,不过不要出声,也不要干扰我就行。 ”“好的。

”柳赋语在角落里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司徒香则在门口的位置,一方面担任警戒,一方面看守着菲尔斯以及另外一个手下。 秦阳抬手在那个男人身上点了几下,又在他的丹田处拍了一掌,最后才一指狠狠的点在了这男子的心脏位置。

内气如同电流一般戳中他的心脏,这男子陡然睁开了眼睛,大口的吸了一口气,就像溺水之人刚浮出水面一般,大口的喘息着,满身全是冷汗,惊恐的情绪充满了他的全身。

我难道已经死了吗?他脑子里的印象还停留在之前翻车前那一瞬间,陡然睁开眼睛,周围漆黑一片,这让他下意识的升起了这个想法。 “看着我。 ”一声冷漠而奇异的声音忽然传入了他的耳朵,他转过头,就看到一个人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那双眼睛如同磁石一般的充满着奇异的吸引力,吸引着他的目光。 他的目光被这双眼睛所吸引,内心中觉得这不正常,应该快点挪开目光,但是却根本就做不到,他感觉自己的目光死死的被吸引住,连同自己的神智也似乎一点一点的被吸引,然后整个人思维开始变得迟钝模糊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声音如同天外之音,悠悠的传入他的耳朵,他下意识的开口回答道:“卢克.豪斯曼。

”“你的生日是多久?”卢克脑子里浑浑噩噩,下意识的便回答了,他内心有种隐隐的抗拒,但是这问题都是如此简单,根本就不用过脑子,完全是一种本能,就顺势回答了。 问题一个接一个,根本就没让卢克挣扎思考反抗的余地,问题的难度也从最初最直白最简单的姓名生日等问题开始上升。

“你在哪里工作?”“克莱恩是你老板吗?”“你平日的工作是什么?”“孙建宏是你们杀了的吧?”当秦阳终于询问到这个关键问题时,卢克的脑子已经仿佛满负荷运转的电脑,早已经无法再思考和清盘数据,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是的。 ”“你们当天是怎么绑架孙建宏,怎么让他将股份转给博恩投资,最后怎么将他谋杀的?”“股份怎么转的我不清楚,我只是跟着菲尔斯一起去绑架了孙建宏,将他带到了克莱恩的住处,孙建宏离开之后,菲尔斯安排了一个人开车撞死了孙建宏……”柳赋语坐在一角,看着这一幕,心中浮现起几分惊悚,但是旋即想到秦阳的师公苗剑宫,心中顿时回过神来。

这男子是被秦阳给催眠了吧。 苗剑宫号称三眼神君,瞳术修为高绝,恐怖无比,甚至能够操控他人的行为,秦阳作为隐门的传人,会瞳术也是完全正常的吧。

水月宗和隐门是对头,对隐门自然了解还是颇为清楚,莫羽虽然作为苗剑宫的弟子,但是却并没有继承苗剑宫的瞳术,因为他在这方面并没有天赋,但是莫羽在医术方面却有着独特天赋,年纪轻轻便已经拥有了媲美国手的本领,最后得了个医武双绝的名号。 通常某方面的独特天赋,都是需要到达大成境以后才能真正的发展起来,当然,秦阳已经在医术方面表现出了很高的天赋,所以柳赋语下意识的以为秦阳是要继承莫羽的衣钵,将医术发扬光大成为自己最厉害的本领,谁知道却陡然发现秦阳竟然会瞳术,而且看起来层次还不低!秦阳并没有做太多布置,简简单单一句看过来,瞬间便吸引了对方的目光然后迷失催眠了对方,由浅到深的让对方回答问题,虽然还不如三眼神君苗剑宫那么霸道,但是却已经很有火候了。

这个秦阳还真是不简单。 他身上的本领随便挑一样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那个普通人都能成为一个拥有独特本事的人,能够在某一个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拥有不错的名声,可是当这些本领全部都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时,那又应该是如何优秀的一个人?司徒香的话再次出现在了柳赋语的心中,确实,他不过是比自己年轻了几岁,自己专心修行,在他这个年纪,好像都还没有进入小成境巅.峰呢。 自己好像除了年纪比他大几岁,实力也因此比他强悍一些,好像其他方面自己和他比真的弱爆了。 想到这个,柳赋语的内心中不由升起了几分挫败。

门口的司徒香看着这一幕,平静的眼眸越发的亮了两分,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柳赋语,当看着柳赋语皱着眉头一副沉思的模样,嘴角不由微微翘起了几分。

之前对柳赋语说的那番话也是她的心里话,但是她却是故意这般说的,为的便是打击柳赋语的“嚣张气焰”,作为秦阳的女人或者仆人,她自然而然的不想看到秦阳被人欺负,尤其是被别的女人欺负。

秦阳倒是没注意这两个女人的复杂内心,他专心致志的施展着瞳术,一步步的将自己想要问的问题全部问了一遍,非常的详尽。 最后,秦阳结束了这一场提问,停止了摄像,闭上了眼睛,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换下一个。

”司徒香默默的走了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将这个男子打晕了过去,然后拖了出去,再换了下一个人进来。

秦阳养精蓄锐了一会儿,再度开始了第二场的询问,因为有了第一场的询问打底,秦阳的问话变得越发的有针对性,更有效率,没多久便结束了第二场。 最后轮到菲尔斯时,情况却出了两分意外。

当秦阳双目注视着菲尔斯的眼睛时,菲尔斯的双眼明明已经出现迷茫的神情,但是他作为大成境修行者,竟然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直接挣脱了秦阳双眼的控制。

菲尔斯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全是汗水,他看着对面的秦阳,眼光中有着几分惊恐。

“秦阳,居然是你!你想干什么,你施展的是什么妖术!”秦阳叹了口气,眼光冷冷的盯着菲尔斯:“明明可以非常和平解决的,你何必要挣扎,既然这样,我就要多浪费一番手脚了……”ps:前文写到韩青青的母亲叫“蒋云”,后面叫“左昊静”,是我的搞混了,前面已经修改过了,统一为“左昊静”!。

  • A+
所属分类:西方文学